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2022年二季度美元/日元汇率最新走势预测

文 / 汐雨 2022-04-02 10:38:17 来源:亚汇网

  泡沫危机之后,日本央行一直奉行量化宽松政策,导致其经济长期处于低迷状态。

  在全球央行紧缩大潮、全球债市下挫、日本国债收益率承压之际。日本央行年内二次干预,大规模买入日债。

  与此同时,日央行货币政策与美联储政策背道而驰,引发日元遭遇抛售,令市场对日本的宽松货币政策产生质疑。

  3月外汇市场跌的最惨的货币——日元。此前市场一度认为,卢布当之无疑。结果日元经历“历史性”暴跌行情。截止3月31日收盘,美元/日元3月累计涨幅接近6%,交投于121.60附近。
  日元为何在3月表现究竟多么糟糕:3月日元表现不仅领跌G10货币,甚至跑输部分新兴市场货币。似乎日元的避险货币光环正在逐渐消失。

 市场基本面分析

  1)NFP不会改变美联储的立场

  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3月份新增就业岗位43.1万个。失业率下降到3.6%。据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分析师称,今天的数据增强了劳动力市场的强劲势头。他们预计5月和6月将加息50个基点。我们认为今天的报告不会改变美联储的立场。我们继续预计,委员会将在5月和6月加息50个基点,并在2023年2月之前的每次会议上加息25个基点。就业报告加强了劳动力市场的实力,我们继续预测美联储将在5月和6月加息50个基点,之后直到2023年2月每次加息25个基点。关于利率的下一个关键事件将是下周的FOMC会议纪要,我们预计其中将包含更多关于QT的讨论。

  2)美联储预计加息50基点

  美联储理事沃勒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虽然资料要求美联储加息50个基点,但地缘政治事件需要谨慎。沃勒继续说,资料表明,我们将在未来的会议上加息50个基点,并补充说,欧洲将比美国更容易感受到油价上涨的影响,但这将使美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减少半个百分点。

  “我真的很想把我们的加息提前,这意味着在未来的会议上,将会有50个基点或更多,”沃勒说:“我认为我们需要提高利率,任何政策规则都会告诉你,我们需要提高利率。”沃勒补充说,如果需要继续,我们将继续。他指出,我们可以在不造成太大损害的情况下从金融系统中移除流动性。上次在资产负债表问题上,我们有更早、更快地进行调整的空间。他说,只要美联储的沟通清晰,市场也在调整,市场就不会出现太大的动荡。沃勒称,年底前升到中性或略高于中性,不应成为引发衰退的担忧,不过他也指出,年底前升到中性上方将对需求构成压力。

  3)日本央行:将在4-6月增加对10年期日本国债的购买

  随着我们迈向2022年第二季度,日本央行(BOJ)公布了其直接购买日本政府债券的季度时间表。日本央行每月对1-3年期日本国债进行四次市场操作,每次操作买入4750亿日元(1-3月为4次操作,每次操作买入4500亿日元)。每月对3-5年期日本公债进行四次市场操作,每次操作买入4750亿日元(之前是4次,每次操作买入4500亿日元)。每月对5-10年期日本国债进行四次市场操作,每次操作买入500亿日圆(之前四次操作买入425亿日圆)。每月对10 - 25年期日本公债进行两次市场操作,每次操作买入1,250亿日圆(之前一次操作买入1,500亿日圆)。每月对25年期以上到期的日本国债进行两次市场操作,每次操作500亿日元(之前一次操作为500亿日元)。

 4)日本货币政策及日元暴跌

  日本央行长期以负利率刺激疲弱的经济,来支持日本国内出口商并且鼓励工资增长。一旦其退出宽松,政策信誉难免受损,而此后货币政策的效果就难以保证,或损害其经济复苏。日元最近的暴跌加剧了人们对恶性循环的担忧,日本不断恶化的经常账户余额可能会刺激产生更多的抛售。尽管日元疲软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对日本经济的利好,但如今,个人和企业承受着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巨大痛苦。

  虽然日元疲软的直接导火索是日本和美国之间的货币政策分歧,但疲软趋势早在那之前就已经显现,更糟糕的贸易条件降低了日本企业的竞争力,并增加了日元下行压力。与此同时,本周岸田康夫呼吁内阁采取措施,缓解因乌克兰冲突和日元贬值而导致的能源价格飙升带来的痛苦。

  二季度美元/日元走势预测

  日元在接近今年第一季度时大幅下跌 5% 以上,其中大部分走势发生在 3 月,当时美元/日元升至备受瞩目的 120 心理关口。这使日元兑美元处于 2016 年初以来的最低点。鉴于该货币对的技术态势,日元可能会进一步下跌。

  美元/日元自 2021 年初以来一直稳步攀升。这一上升趋势源于 1998 年至 2011 年的 38.2% 斐波那契回撤位。最近,价格突破了 61.8% 的水平。2015 年高点 125.85 现在已经触手可及。在月度时间范围内,相对强弱指数 (RSI) 在超买区域内坚定地走高,而 MACD 振荡器趋势走高。未来几个月,价格可能会达到 2015 年的高点,与当前价格相差不到 4%。

  此外,如果日元贬值足以让美元/日元突破 2015 年高点,那么 2002 年的峰值将成为焦点。130 心理水平和 78.6% 斐波那契水平可能是价格攻击 135.16 之前的主要阻力位,仅高出 7.5% 左右。虽然这将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举措,但考虑到最近的步伐,它可能不会被排除在外。

  或者,如果美元/日元多头决定开始获利了结,上个季度日元走弱的速度让空头对美元汇率可能出现逆转。接近 120 水平的 61.8% 斐波那契将提供一个可能的反转目标。尽管如此,在考虑更广泛的基本面时,日元看起来可能会在第二季度继续走弱。
  机构观点

  1、瑞士信贷:美元兑日元将在第二季度进入119 - 125宽幅区间

  美元兑日元的大幅上涨已经在2015年125.86的高点附近停止。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经济学家报告称,如果该货币对能够突破这一水平,一个长期底部将形成,将打开看向147/153区间的大门。由于周动量已经移动到典型的高极端,我们对第二季度的偏向是深度回撤看向2021/2022年涨势的23.6%回撤位119.79,然后可能是119.09。然后,我们将在119/125区间找到一个底部。跌破119.09将预示着更深度的回撤,我们认为116.50/35会是更好的支撑。如果2015年高点125.86能被突破,这意味着我们已经看到一个长期底部的完成。如果这一目标实现,我们将看到美元兑日元在未来几年有上升空间,达到135.20,最终达到147/153左右。

 2、花旗银行:有三种方法可以让日元停止下滑

  日本财务省/日本央行会阻止日元下跌吗?在花旗银行(Citibank)经济学家看来,有三种方法可以让日元停止暴跌。美债收益率进入整合时期——在周一出现的短暂的2-10年曲线反转中,可能会有一些这方面的暗示,而作为一个整体,美债曲线迅速接近平缓偏见,这可能是美国国债收益率接近见顶的信号。在7月日本参议院选举之前,岸田文雄政府对日本央行施加了政治压力——考虑到首相和他的内阁同事最近的评论,目前不太可能。由于日元名义汇率处于历史低点,美国财政部提出了批评——目前不太可能,因为当前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需要日本在政治上支持美国对抗俄罗斯。

  3、加拿大丰业银行:日元可能会修正,但挑战依然存在

  美元/日元继续大幅波动。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bank)经济学家报告称,日元正在享受修正性反弹,但整体前景显示,日元目前不太可能大幅反弹。名义收益率差目前是支撑美元的一个强大来源。巨大的利差也使得日元成为昂贵的多头货币(也是一种有吸引力的融资货币)。大宗商品价格可能会保持高位,削弱日本的贸易条件。由于进口成本上升,日本的外部账户状况在最近几个月有所减弱,这削弱了其避险地位。

  市场定位可能已变得过于悲观,该回调了。从今年的这个时候开始,美元/日元的季节性趋势通常会变得有点看跌。在未来2-4周内,美元/日元可能会回落到120以下,但我们认为,美联储在5月4日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上加息50个基点的风险(并可能暗示在接下来的几次会议上收紧的步伐正在加快)将限制美元的下跌空间,并将美元/日元保持在118-120区间内获得良好支撑。

  (亚汇网编辑:汐雨)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