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1月IPO已撤12单 多少企业倒在二次问询

文 / 小亚 2023-01-19 12:59:06 来源:亚汇网

1月IPO已撤12单,多少企业倒在二次问询,据了解,2023年开年仅过半月,IPO审核依旧严字当头,上会前撤材料成高发态势。具体详情请看正文。
根据Wind数据梳理统计,2023年1月1日至1月16日,A股IPO撤否单为14家,虽然总量与2022年15家基本持平,但其中的上会前撤材料公司高达12家,而2022年同期为10家,记者还注意到,半数企业撤单发生在二次问询后。
关于撤材料原因,从多次问询企业回复以及二度闯关企业的披露来看,科创成色高低,成为监管部门追问的焦点。
创业板IPO撤否单最多
记者根据Wind数据梳理统计,2023年1月1日至1月16日,共有14家企业IPO撤否,其中12家上会前撤材料,1家过会后撤材料,1家上会后被否。
创业板IPO撤否单最多,共计9家。其中比亚迪(269.000,-0.99,-0.37%)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已通过发审委通过,2022年4月报送证监会后,迟迟未获得批文,2023年1月3日撤回材料,“终止注册”;其余8家企业均是上会前撤材料。
其中3家审核状态由中止审查变更为终止(撤回),分别为乾元浩生物股份(10.320,0.06,0.58%)有限公司(简称“乾元浩”)、江苏飞宇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飞宇科技”)、浙江硕华生命科学研究股份有限公司;4家由已问询变更为终止(撤回),分别为广州诗尼曼家居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富士智能股份有限公司、沈阳宏远电磁线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宏远股份”)、上海芯龙半导体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芯龙技术”);1家为待上会后撤单,为杭州本松新材料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本松新材”)。
其中,乾元浩母公司中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牧股份(12.750,-0.04,-0.31%)”,600195)在2022年12月31日发布公告中表示,因当期市场环境发生较大变化,为统筹安排乾元浩业务发展和资本运作规划,经与相关各方充分沟通及审慎论证后,公司拟终止乾元浩分拆至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并撤回相关上市申请文件。
记者记者曾尝试联系12家撤材料的企业,飞宇科技投资者关系部门向记者表示,暂不方便对外披露原因。本松新材表示投资者关系部门人员已经
创业板之外,北京证券交易所撤否单最多,3家企业均是未上会前撤材料。
这3家企业分别为杭摩新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杭摩集团”,835401)、北京帕克国际工程咨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帕克国际”,835333)、天津金米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米特”,872249),审核状态均是由已问询/已回复变更为终止(撤回)。
关于撤回原因,杭摩集团在1月13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保荐机构向北京证券交易所提交了《申万宏源(4.180,0.00,0.00%)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关于杭摩新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撤回北交所上市申请文件的请示》。帕克国际在2022年12月29日的公告中表示,基于公司目前实际情况及未来战略发展考虑,撤回上市申请。金米特在1月17日发布公告表示,基于公司业务开展情况,结合对未来战略发展规划,经公司认真研究和审慎决定,拟终止本次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北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申请并撤回相关申请材料。
科创板与深市主板各1单撤否企业。哈尔滨市科佳通用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科佳股份”),为科创板年内撤材料首单,审核状态由已回复变更为终止(撤回)。深市主板的雨中情防水技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雨中情”),审核状态由已预披露更新变更为终止(审核不通过),其是2023年内首单且唯一一单被否企业。
一半以上撤单发生在二次问询后
据记者梳理发现,2023年1月1日至1月16日,A股IPO上会前撤单企业共有12家,而这12家均已被问询。首次被问询后,帕克国际、宏远股份等2家直接选择撤材料,9家企业(因财务数据更新)选择中止审查,仅科佳股份一家继续IPO申报进程。而9家企业选择中止审查后,飞宇科技继而选择撤材料,金米特回复后撤材料。
12家撤材料企业当中,共有8家企业问询在两次以上。二次问询后,6家企业最终主动撤回材料,2家企业问询次数在三次以上,其中本松新材被问询三次后,状态变更为“待上会”,随后选择主动撤回材料,而杭摩集团经历四次问询后,最终也选择主动撤回材料。
也就是说,撤单企业中的大多数均是在二次上会后选择撤材料。
科技创新成色成撤回核心问题
而关于本月12家企业撤材料深层次的原因,二度闯关的企业科佳股份、芯龙技术曾进行披露。
科佳股份曾于2017年6月向证监会提交创业板IPO申请文件,但随后同样申请撤回相关申请文件。科佳股份表示原因在于前次申报期内(2014-2016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规模较小且预计有进一步下滑的可能。
随着营收规模扩大,科佳股份选择改道科创板IPO。科佳股份经历两轮问询后,最终还是以撤材料告终。
不过,记者注意到,两轮问询均围绕着科佳股份的科创属性及业务可持续性展开。如在科创板首轮问询中,上交所主要关注科佳股份科创属性、行业竞争格局及市场空间、产品变动、前次IPO辅导及申报、客户、研发费用及研发人员、应收款项、历史沿革、资金流水核查等17大问题。在二轮审核问询函中,上交所主要关注关于发行人技术水平、市场空间、销售及客户、主营业务稳定、存货、研发费用等问题。
芯龙技术也是因硬科技成色问题导致科创板首次IPO撤单。芯龙技术2021年6月选择在科创板IPO,2022年审核通过后却在注册流程中,选择撤材料。芯龙技术在回复问询函中披露了撤单原因:注册阶段审核机构强调科创板“硬科技”定位,发行人和保荐机构就科创属性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审核中心进行沟通后,经综合考虑决定撤回申请材料。
科创板IPO失败后三个月后,芯龙技术创业板IPO申报被受理,二度问询后再度主动撤回材料。记者注意到,芯龙技术不仅在2022年1-6月,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芯龙技术的高额分红也令人生疑。
记者注意到,芯龙技术2018年现金分红金额为2500万元,2020年,为6000万元,两次分红合计8500万元。由于芯龙技术股权高度集中,两次分红中多数最终都落入三位实控人李瑞平、杜岩、常晓辉手中。据招股书披露,2020年分红后,三位实控人将资金流向了理财产品。
而在首轮问询中,监管问询重点也集中在芯龙技术先进性、行业地位、市场波动、营业收入以及包括现金分红等诸多问题。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