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G7峰会出招指向中俄 花架子还是狠招数?

文 / 陌尘 2022-06-28 09:47:39 来源:亚汇网

   当地时间6月26日至28日,七国集团(G7)峰会在德国巴伐利亚州埃尔茂宫举行。会议没开前,美方就抢先对外界“剧透”——将主要议题对准俄罗斯和中国。

   我们不妨按照时间线来一一剖读。

   G7宣布对俄黄金制裁,所谓哪般?

   就在俄乌冲突迈进第四个月之际,G7对俄制裁也迈出新一步。

   G7峰会举行的首日(26日),美国总统拜登便在社交媒体上率先发文造势,宣布美国同其它G7成员将共同禁止从俄罗斯进口黄金。据美联社报道,美政府高级官员透露该制裁决定将于28日正式宣布。

   消息释放后,第一个跟进的G7成员即是英国。据英国政府网站26日消息,英国、美国、加拿大、日本决定禁止从俄罗斯进口黄金。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该制裁将适用于实施禁令后所开采的黄金,但不会影响已经购买的黄金。

   外界认为,G7此举将可能会使全球黄金供应变得紧张。俄罗斯是世界第二大黄金生产国,约占全球黄金供应量的10%,主要出口英国等欧洲国家。据加拿大金拓贵金属公司分析,去年俄罗斯黄金出口额超过150亿美元,近三成黄金出口到了英国。而今年3月,负责制定黄金市场价格标准的伦敦黄金市场协会,就已将俄罗斯黄金精炼商从其认可名单中移除。

   根据美英两国说法,阻止俄罗斯参与黄金市场,旨在让其付出沉重经济代价,以对其为冲突的持续而筹集资金的能力产生“巨大影响”。

   然而G7仅是单方面为乌克兰出头,才祭出这项对俄新制裁吗?

   事实并非完全如此。

   从最先发声人这一点就不难看出,美国是新一轮对俄制裁的主要推手。

   值得注意的是,黄金与美元间存在微妙联动关系。因当前国际形势不确定性的上升,一旦美元信用出现裂缝,黄金是撼动其稳定地位最有效的工具,成为安全的“避风港”。

   早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前,俄罗斯就已多轮布局力图“去美元化”。从国家主权基金里剔除美元资产,逐渐演变到在央行外汇储备中减少美元储备、国际贸易中尽量避免美元清算。

   俄方一系列举措对于当前面临严峻通胀问题的美国而言,是不能容忍的挑衅之举。有分析指出,俄罗斯的“去美元化”一旦成功,将为其它美元体系内的边缘国家树立榜样,土耳其、伊朗等国家很可能会效仿俄罗斯并加入俄罗斯的“经济圈”。如果美国继续使用经济金融霸权制裁更多国家,长期以往这些国家会逐渐加入俄罗斯的阵营,形成美元货币体系的一个突破点。

   因此,无论是最开始对俄实施石油制裁还是如今的黄金制裁,美英资本集团都不希望它们脱离自己的价格体系。通过控制俄罗斯黄金的流通,也可能会反向提振美元的作用和地位。

   但我们注意到,欧美间在对俄最新制裁一事上依旧存在温差。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26日表示,欧盟准备考虑禁止从俄罗斯进口黄金的可能性,但这样的措施不应打击到欧盟。分析指出,美国无法彻底切断俄罗斯与欧盟的联系,也无法彻底孤立俄罗斯。俄罗斯的生存空间在战术上虽然被不断挤压,但在战略上坚守阵地。仅靠金融制裁无法彻底击垮俄罗斯的经济。

   G7又提新的“全球基建计划” 背后反映出何种心思?

   同样是在G7峰会举行的首日,G7也并不忘探讨应对中国影响力的方案。

   当地时间26日,G7领导人、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共同宣布建立“全球基础设施与投资伙伴关系(PGII)”。该倡议计划将在未来五年内筹集6000亿美元,资助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以抗衡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

   美国总统拜登表示,美国将在未来五年内通过联邦融资和私营部门投资结合,为该倡议筹措2000亿美元的投资;冯德莱恩则宣布欧盟将在同一时期为该倡议筹资3000亿欧元;日本、加拿大和法国的领导人同样各自宣布了数十亿欧元的投资计划。

   虽然计划一一被列出,但其诚意仍受到质疑。

   在去年6月的G7峰会上,美国亦曾发起一项名为“重建更美好世界(B3W)”的基建倡议。彼时也是宣称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国会山报》坦言,该项倡议实际就是B3W的重新命名。

   深圳卫视直新闻经查阅白宫官网信息注意到,PGII内容大致可以分为3个方向,即新能源建设、通信建设和卫生建设。此外通过对比,我们还注意到PGII除仅保留B3W中部分援建内容外,其6000亿美元的投资金额相较于B3W的40万亿美元而言更是极度缩水。

   为了增加外界对其的信心,白宫也进一步发布了去年以来的所开展的基建计划。然而,这并不能让外界信服。

   美西方在基建方面的决策效率首先就要打上问号。美国国内的基础设施项目尚且因为两党角力而落地困难,海外项目的阻力更是可想而知。欧盟决策程序的复杂则更是有目共睹。

   此外,基础设施投资回报周期长且存在不确定性。能否说服西方私营资本到发展中国家进行投资,其积极性也需打个问号。

   PGII被宣布前,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就已发文指出,美国在基建能力上与中国存在巨大差距。为发展中国家大规模带来可持续基础设施的显然不是白宫,而是距离白宫仅三个街区的世界银行。拜登政府不应追求与发展中国家达成一项又一项的双边基础设施协议,而应专注于通过这些多边机构提供更多援助资金。需要警惕的是,G7国家提出的基建倡议明确与所谓“民主价值观”绑定,这便意味着价值观的输出。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今天(27日)的记者会上对该倡议表示,中方始终欢迎一切促进全球基建的倡议。我们认为各类相关倡议不存在彼此取代的问题。我们反对打着基础设施建设旗号推进地缘政治算计、抹黑污蔑“一带一路”倡议的言行。

   “国际社会希望看到的是真金白银和实实在在造福于民的项目。”赵立坚说。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G7峰会的安保成本高达1.6亿欧元。峰会期间,有近千名抗议者在会场外举行示威活动,要求G7“不要搞小团体”,切实履行责任,积极解决气候变化、饥饿等问题。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