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第三次世界大战 会在这儿打响?

文 / 陌尘 2022-06-24 08:31:16 来源:亚汇网

   加里宁格勒,这个俄罗斯在欧洲的飞地,会成为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火药桶”吗?

   这成了欧洲媒体最担忧的问题之一。

   由于立陶宛禁止俄“敏感货物”过境转运至加里宁格勒,引发俄强烈反弹。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警告,立陶宛这种做法是“绝无前例”的,俄方必将采取“让波罗的海沿岸国家感到痛苦”的措施进行反制。

   而作为挑起这一矛盾的当事方,立陶宛一方面装无辜,宣称这是执行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令;另一方面则立陶宛总统也摆出强硬姿态,表示已准备好应对俄罗斯的任何不友好行动。

   作为立陶宛在北约的盟国,美国、英国和德国纷纷表态,支持立陶宛采取的措施,呼吁俄罗斯应冷静对待。美国更是表示,“我们对北约第五条的承诺是铁打不破的”。

   在俄乌冲突背景下,加里宁格勒真的有可能触发一场世界大战吗?

   1

   在前两天分别召见立陶宛及欧盟驻俄罗斯外交代表之后,俄罗斯国内舆论对立陶宛“封锁加里宁格勒”一事,正在讨论采用什么手段回应,能打疼立陶宛。

   俄罗斯《观点报》23日发表题为“俄罗斯的回应将对立陶宛经济造成沉重打击”的文章称,由于立陶宛的行动,加里宁格勒地区被封锁了。一些重要物资被阻止从俄罗斯运入加里宁格勒的运输。

   在非正式层面,已经有人谈论立陶宛可能很快切断对俄罗斯这块飞地的天然气供应。该地区通过明斯克-维尔纽斯-考纳斯-加里宁格勒管道供应天然气。俄罗斯将如何应对?

   《观点报》称,目前,立陶宛的反俄行动已走得太远了。立陶宛将这种情况描述为“执行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但莫斯科认为这是故意对俄施加更严厉的限制。莫斯科要求立即取消非法限制,但立陶宛对此置若罔闻。

   因此,俄罗斯将采取报复措施,其回应不会只是外交的。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已经表示,目前俄各部门已经在制定应对措施。俄能源和金融研究所经济部副主任谢尔盖·康德拉季耶夫称,如果铁路和陆上运输出现了问题,那么将不得不通过海运。

   但是加里宁格勒面临的能源封锁风险更加严重。如果停止通过天然气管道的输送,那么俄方将及时安排向加里宁格勒地区运送液化天然气。另外,海运煤炭到加里宁格勒根本不是问题。

   不少俄媒表示,迄今为止,莫斯科对立陶宛一直保持着“比较仁慈”的态度。例如,立陶宛产品仍出现在俄罗斯货架上。如果俄罗斯对立陶宛采取报复性制裁措施,对立陶宛的经济和预算将产生实际性影响。

   俄媒认为,莫斯科可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拒绝购买立陶宛商品,并禁止其通过其他欧盟国家转口,使立陶宛商品无法通过邻国拉脱维亚进入俄罗斯市场。

   第二,莫斯科可能会禁止立陶宛从俄罗斯采购敏感的商品。莫斯科可能会效仿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对波兰的制裁,对立陶宛能源公司实施制裁。即使俄罗斯公司想向立陶宛供应电力、天然气或石油,也需要得到俄罗斯政府的许可。

   康德拉季耶夫认为,莫斯科在当前情况下如果反应软弱,可能会激起更多东欧国家的仿效,一些潜在的“对手”也企图对俄罗斯施加类似的限制。

   为什么俄罗斯对立陶宛采取反制,可能比对整个欧盟采取“报复性制裁”更好?俄媒认为,因为波罗的海国家在与俄罗斯的关系恶化中更难抵御打击,它们的经济仍然在很大程度上与俄罗斯联系在一起,而且这些国家是欧盟最弱的经济体之一。

   俄罗斯《真理报》23日称,欧盟和立陶宛对加里宁格勒的封锁,令俄罗斯有充足的“宣战理由”。俄方正在讨论俄防空部队启动对立陶宛空域实施封锁的措施。立陶宛方面也担心被俄方“关闭天空”。

   据“德国之声”网站文章分析,俄罗斯封锁立陶宛空域,这一举动将被视为“事实上的宣战”,立陶宛是北约成员,北约将不得不以军事手段予以回应。

   还有人认为,俄罗斯可首先尝试占领苏瓦乌基走廊(位于加里宁格勒和白俄罗斯之间),以解除对该地区的封锁。但这样的话,北约将有理由直接干预乌克兰的冲突。

   俄军事专家克努托夫认为,这些措施更多地针对的是敌对行动的爆发,而不是俄罗斯对加里宁格勒地区贸易封锁的反应。目前,俄罗斯还有其他筹码,比如贸易制裁、对欧盟和立陶宛的货物采取过境限制。提议对立陶宛实施空中封锁的背后,只会挑起俄罗斯采取军事行动。

   克努托夫表示,为回应维尔纽斯的挑衅,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可能会对立陶宛实施封锁,使立陶宛在经济方面完全处于被封锁之中。

   另一位俄军事专家列昂科夫表示,立陶宛封锁加里宁格勒,“无异于以立陶宛为代表的北约对俄罗斯的侵略开始”。立陶宛不敢阻止俄罗斯从海上前往加里宁格勒,因为这无异于向莫斯科宣战。

   他认为,俄罗斯有许多经济手段可以影响立陶宛,但不应逐步采取,而应一次性采取,以便对其产生冲击效应。

   此前有俄媒称,莫斯科对立陶宛还有其他几种反制手段:不承认立陶宛独立;退出与欧盟关于立陶宛的协议;要求立陶宛归还曾被前苏联占领的克莱佩达的土地;将立陶宛与俄罗斯能源系统脱钩。

   目前,俄罗斯已经宣布在加里宁格勒州举行军演,俄军波罗的海舰队将进行导弹和炮兵部队演习。从演习规模看,有大约1000名俄军官兵及来自导弹和炮兵部队的100多件武器和特种装备参加演习。

   2

   针对俄罗斯方面的警告,立陶宛总统瑙塞达22日在接受路透社专访时表示,在该国禁止受欧盟制裁的货物穿越其领土进入加里宁格勒后,立陶宛已经准备好遭到俄方某种形式的报复。

   在这段视频采访中,瑙塞达称:“我们已经准备好应对来自俄罗斯方面的某种不友好的行动,包括BRELL电力系统切断或其他行动。”

   虽然波罗的海三国十几年前就加入欧盟,但至今在能源体系上还比较依赖俄罗斯的电力系统。BRELL系统是俄罗斯、白俄罗斯和波罗的海国家之间共享的一个电力网。不过,去年立陶宛安装了与波兰之间的电力传输设备,接入欧洲电网。

   立陶宛方面称,这正是为了今天的局面做准备。

   瑙塞达宣称,他不相信俄罗斯会在军事上挑战立陶宛,因为立陶宛与乌克兰不一样,是北约成员国。他在采访中还再次为立陶宛的行为进行辩护,强调这是在执行欧盟层面的决定。瑙塞达说:“这与俄罗斯和立陶宛的双边关系无关。”

   6 月 18 日,立陶宛宣布生效一项禁令,不再允许欧盟对俄罗斯制裁清单中的商品,经由铁路运送至加里宁格勒,其中包括煤炭、金属、建筑材料、高科技产品等。到21 日,加里宁格勒州新闻部门负责人表示,立陶宛将禁止过境运输的范围从铁路运输扩大到公路运输。

   瑙塞达认为,欧盟委员会向俄罗斯当局解释制裁的内容将是非常好的消除误解的措施,可能会消解现在出现的一些紧张局势。紧张局势的升级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显然,瑙塞达也是很心虚的,担心把事态闹大。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曾为立陶宛的决定辩解说,虽然“一直担心俄罗斯的报复”,但立陶宛“无罪”。博雷利称:“立陶宛没有采取任何单方面的国家限制,只执行欧盟的制裁。”

   但是,博雷利对取消“封禁加里宁格勒”并没有松口。

   现在立陶宛敢这么干,当然有人在背后撑腰。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21日在答记者问时表示:“我们支持我们的北约盟友,我们支持立陶宛。”他还强调了美国对北约第五条的承诺——对一个国家的攻击将构成对所有国家的攻击,是铁打不破的。”

   而且,普莱斯还说,美国欢迎立陶宛和其他国家就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对俄采取“前所未有的经济措施”。在被问及俄罗斯方面的声明时,普莱斯说:“我们不打算猜测俄罗斯的剑拔弩张或俄罗斯的虚张声势,甚至不想给它额外的播放时间”。

   挑衅的意味已经很浓了。

   此外,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22日通过社交媒体平台表示:“英国完全支持立陶宛阻止来自俄罗斯的受制裁货物在其国内过境。面对俄罗斯的行动,我们必须保持坚强,挑战这些无理的威胁。”

   德国方面也已警告俄罗斯,不要在通往加里宁格勒的“货运纠纷”上反应出格。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赫贝施泰特说:“我们呼吁俄罗斯,不要采取任何违反国际法的措施。”

   赫贝施泰特认为,立陶宛是在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框架内采取这些行动的。只有某些商品(约占50%)受到制裁的影响,而没有人受到制裁。“因此,我们明确拒绝俄罗斯宣布的反制措施。”

   针对立陶宛及美国等方面的表态,22日早些时候,佩斯科夫警告,俄方正在讨论针对立陶宛禁止欧盟制裁的货物通过加里宁格勒进入俄罗斯的报复性措施。佩斯科夫没有详细说明这些措施可能带来的后果,而且表示莫斯科的回应没有确切的时间表。

   从地理位置上看,加里宁格勒对俄罗斯有着非常重要的战略价值。

   加里宁格勒是一座孤立的港口城市:坐落在波罗的海东岸,南面是波兰,东面是立陶宛,北面也是立陶宛。加里宁格勒与俄罗斯之间有两条主要通道,一条是铁路,从俄罗斯经白俄罗斯和立陶宛进入加里宁格勒,另外一条是海运,从俄罗斯圣彼得堡启航,穿越波罗的海,航行近千公里到达加里宁格勒。

   作为飞地,加里宁格勒与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相隔约680英里。关于俄罗斯(前苏联)如何获得了这块飞地,“补壹刀”曾经详细写过这方面内容。

   从军事角度看,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在波罗的海唯一全年不结冰的港口,也是俄罗斯海军舰队的重要基地。其战略位置使俄罗斯舰船不必绕道北欧,穿越北冰洋。这是波罗的海舰队从位于圣彼得堡的港口出发所采用的航线。

   同时,加里宁格勒的存在,意味着俄罗斯可以将军事力量驻扎在北约的“后方”。而且,必要时俄罗斯还可在该地区部署了核武器。

   今年3月,俄罗斯下令核力量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以回应北约国家不断增加的压力。将搭载核弹头的短程或中程弹道导弹部署在那里,打击欧洲目标所需的时间更短,这为俄罗斯提供了更有把握的先发制人打击能力。

   据知情人士称,俄罗斯曾在加里宁格勒州部署了 S-400 防空导弹系统和可装载核弹头的“伊斯坎德尔导弹”弹道导弹系统。

   3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张弘告诉“补壹刀”,俄罗斯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围绕着加里宁格勒的新争端的确引发了一定的担忧。尤其是在当下俄乌冲突仍然持续紧张的状况下,俄罗斯与北约新矛盾叠加旧矛盾,更加让大家产生局势难以估计和控制的感觉。但是,双方因此发生直接战争的可能性不大。

   张弘认为,立陶宛禁止部分俄罗斯货物过境转运至加里宁格勒州,实际上是欧盟对俄制裁的内容之一。从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欧盟对俄罗斯进行了多轮制裁,在第五轮的制裁措施中对加里宁格勒进行了豁免,6月初公布的的第六轮制裁中则没有豁免。

   因此,立陶宛方面强调,此举并不是自己的个别制裁行动,而是为了履行欧盟的制裁措施,在宣布前也特意咨询了欧盟委员会的意见。

   目前受到禁令影响的货物主要是煤炭、金属、建筑材料和先进技术相关物品,其他不受欧盟制裁约束的乘客和货物则不受影响。禁运的货物当中,对加里宁格勒影响最大的是水泥和钢铁,被禁止后短期会有一些困难。

   不过,加里宁格勒州州长安东·阿利汗诺夫也曾表示过,被禁止通过立陶宛过境的货物将使用海运。俄罗斯方面也已经增加了从列宁格勒州到加里宁格勒州的海上货运频次。由于加里宁格勒人口只有100万,每年与俄罗斯之间通过铁路运输的货物量不算太大。总体而言,困难并不是不能克服。

   相比于经济上的损失,俄罗斯方面更将此举视为对俄罗斯的一次挑衅和外交蔑视,是对其与加里宁格勒之间正常经济活动的威胁和阻挠,因此反应十分强烈。而俄罗斯的反应,一方面是希望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出现,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为加里宁格勒争取到在欧盟对俄制裁中的豁免地位。

   张弘认为,虽然俄罗斯国内一些人有军事上的提议,但是俄罗斯真正采取军事行动,与北约发生进一步对抗行动的可能性不大。俄罗斯现在无论是从意愿还是从能力上来讲,都不想跟北约发生正面冲突。俄乌冲突发生之后,俄罗斯跟北约之间其实有一个心照不宣的默契,就是双方之间不发生正面冲突和核战争。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其作为西方盟主和北约的主导者,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重申其对成员国的义务,以此来保持西方联盟的稳定和北约安全互信的可靠性。但是,无论从美国、欧盟的角度还是立陶宛的角度,都希望此事是在一个可控的制裁与反制裁、遏制与反遏制范围内的摩擦,而不是热战。

   而且,欧盟的反应相对更温和一些,甚至表现出愿意与俄罗斯沟通和对话的想法。因为欧盟显然不想在目前俄乌冲突的氛围中,继续激化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制造新的麻烦和矛盾。欧盟的态度反倒让双方通过外交手段解决矛盾存在一定的可能性。

   此外,加里宁格勒属于“飞地”,相对比较特殊。在波罗的海三国加入欧盟过程中,欧盟和俄罗斯曾经有过双边协议,承诺对俄罗斯与加里宁格勒之间的人员流通和商品运输给予相应的便利。从这个角度来讲,双方围绕着加里宁格勒的矛盾存在着外交解决的可能性。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